凉天净

记梗 沧海

记梗
占tag歉
赏金猎人布X人鱼云
大概是一只旱地赏金因为女神邀约脑子一热上了贼船然后好死不死遇上风暴结果虚惊一场的故事
然后捡回去一条对人类世界一窍不通的人鱼
大概是个中短篇
中招完开吧

阴阳师文言文脑洞二《寮中咸鱼》

文言文第二发
我觉得我这么黑荒川会没有SSR的
闲的蛋疼的产物
荒目微狗崽夜青
包浆的梗源于一篇文
吃好
————————————————
寮中咸鱼
丹波北有一寺临非寮,寺门屺于寮,一咸鱼逸游焉。阅十余岁,僧弗遇SSR,求咸鱼于寮中,竟不可得。以为贪狗粮跳槽矣,召数山童,曳夜叉,寻十余欧寮,无迹。
  一大天狗设帐寺中,闻之笑曰:“尔辈不能明大义,是非饿鬼,岂能为狗粮携之去?乃鱼腥过重,众式神不忍,悬于梁上,包浆渐深耳。循欧寮求之,不亦颠乎?”众服为确论。
  一妖狐闻之,又笑曰:“凡寺中失鱼,当求之于非寮。盖非酋氪金,喜得风神,鱼不愿单身,其脱单之心,必于月黑风高夜翻墙寻风神,卿卿我我,非酋见此,必大喜而留咸鱼暂住。咸鱼欲归,则又留之。如是数年,遂反成妻奴倒贴非寮矣。求之欧寮,固颠;求之寺中,不更颠乎?”如其言,果得于非寮中。然则单身狗之事,但知其一,不知其二者多矣,可据大义臆断欤?

阴阳师文言文脑洞《虽有茨木》

对初中文言文的怨念
以及对欧洲人的怨念
快考试了不好好复习的产物
————————————————
虽有茨木
虽有茨木,弗得,不知其伤害也;虽有狐崽,弗养,不知其连突也。是故氪然后R连出,肝然后知非。
R连出,然后能遇草爹也;知非,然后能偷渡也。然曰:氪不该命也。《非酋》曰:“入欧难”,其此之谓乎?

所有我们看不见的光

迟来的国庆贺文。

这真的不是刀子。

吃好。

————————————————————

所有我们看不见的光*
0.
她想,每个小时,都有带着战争记忆离开这个世界的人。
我们在草地里死而复生。
我们在花丛里、在歌声里重生。*
1.
这个由无限微粒构成的世界无时无刻不在运动,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物质每分每秒都在更新变化。
而风就是这运动的产物。
海洋深处有风,它携起急旋的洪流,簇拥着万千生灵汇入平静的假象。
海洋表面有风,它卷起潮起潮落,日复一日冲刷侵蚀着千疮百孔的孤岛。
海洋上空有风,它从寒冬呼啸着去往盛夏,把东方第一缕晨曦过渡成西岸最后一抹余晖。
只要有风在,这个世界就不会有沉寂的时刻。
林若梅再次从黑夜里醒来。
即使身处重楼掩盖的台北,她也能清晰地从空气中分辨出大海呼吸的颤动,那里有海潮的咸味——像是眼泪的味道,还有她曾经熟悉了几千年的…从海浪上方蜿蜒而来的…泥土的清香。
林若梅抱着双膝坐在床边,雕花木窗外月色如瀑飞溅。
为什么风吹不动光?
她莫名其妙想到了这个问题,却只是自嘲般地笑了笑。明天是什么日子,她不用看就知道。
…或者说,几乎每个人都知道。
那是他的生日,与她林若梅无关。
在这悄无人声却又喧哗不已的夜晚,林若梅没由来地想起了几十年前的那天…她再次踏上那片伤痕累累的土地。
被战火摧毁的码头,疲惫不堪又水泄不通的人群,掩盖了鲜血与白骨的海洋。尽管浓重的硝烟还在天空以下大地之上飘荡,暮夏枯草被沉重的痛苦碾进辨不出颜色的土。
林若梅还是感受到了,重生之后,从灰烬里升起,从遥远春天传来的青草与泥土的清香。
她有种想流泪的冲动。
于是她就真的那么做了,在距离家人几步之遥的地方泪如雨下。
眼泪可以冲走一切的吧,过往的屈辱,伤痕,悲痛的绝望——在被着泪水冲刷过之后,都会逐渐愈合的吧。也会有被禁锢已久的光,从不断叠加在瘦弱肩胛上的浓重黑暗之后——绽放出来。
昔日红衣如火的男子此时身着落满灰尘的军装,未干的血迹泛着暗红。
他对她伸出手。
张开双臂。
他说——
欢迎回家……离音。
也许是眼泪的缘故,她眼中那曾令她刻骨铭心的面容,却不再清晰了。
——像是被时间一点点打磨,终于失去了原本的想象。
那个时候的林若梅以为,隔阂也好伤痛也好,岁月会将一切抚平。
多年之后她在与故土相隔千里的深夜醒来,才明白光阴所做的,是反复撕裂她的伤,不间断地,加深着痛的痕迹。让那痛苦越发清晰,镶嵌在记忆里,逐渐与血肉融合,化作她的一部分。
她的家人们都在向日出的方向奔跑……只有她站在时光的背面,光照不到的地方,坚守着一个人的孤岛。
在这个孤岛上,林若梅看不到所谓黎明的光。
生长在黑暗世界的人们,要么成为这夜的一部分,要么,就是竭尽全力,创造希望。
林若梅选择接受夜的到来,就像蚌接受落入它壳内的沙砾。
风吹不动光,因为落入眼中的光原本就不存在。
那只是虚幻美好的假象。
天边渐渐泛白,潮汐的声音不轻不重地敲击着礁石。
林若梅轻轻拉起竹帘,靠在床头闭上眼。
太阳出来了,黑暗留在后面,但是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TBC.
——— ——— ——— ——— ——— ———
*题目和0.皆引自安东尼·多尔所著的《所有我们看不见的光》
*曹禺《日出》